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理论视野 > 正文
  • 党史工作须要突出党史研究这个重点
  • ——学习中央10号文件暨习近平等领导同志关于党史工作的指示精神
  • 2013-12-26 来源:中共厦门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单辉
  • 一、党史工作须要以党史研究为重点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史工作的意见》(中发[2010]10号)强调:“党史研究是党史工作的重要基础和关键环节。”习近平副主席2008年12月13日在听取中央党史研究室工作汇报后的讲话中也强调指出:“要突出党史研究这个中心”、“要突出重点”。习近平副主席所言“重点”,就是党史研究,换言之,习近平副主席认为:党史研究是党史工作的中心、是党史工作的重点。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欧阳淞同志在2009年2月4日所作工作报告上,也强调过党史工作要以党史研究工作为重点的思想,①欧阳淞同志指出:“各级党史研究室首先是党史研究部门。由于党史工作的专业性很强,所有涉及党史的工作都要以研究为基础。完成任何任务、部署任何工作,都要以研究成果做支撑。没有对于党史的深入研究和全面把握,是不可能做好党史工作的。所以,作为研究部门,要始终把党史研究当作工作的重点,一如既往地给予高度重视,多出成果,多出精品。”欧阳淞主任在2011年(武汉)全国育人工作经验交流会上口头插话还指出:为什么在讲党史育人工作任务之前要先讲党史研究工作呢?因为党史研究是党史工作的“本”和“源”。(大意)

      党史研究,即“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全部历史,包括通史和各种专题史,也包括对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研究,通过撰写党史专著和人物传记方式,全面系统地反映党的历史,科学总结历史经验,为党的事业和党的建设提供历史借鉴”。②党史研究还应该包括党史资料的征编工作,即征集、整理、编纂党史资料工作(含重要的文字档案、音像资料、口述史和回忆录等方面的工作),包括党史学学科(含党史学史研究、党史学基本理论研究、党史编撰学研究、党史工作管理学研究等)方面的研究工作。

      所谓重点,就是同类事物中重要的或主要的东西。那么,以党史研究为重点,在党史工作中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党史研究在全部党史工作中处于重要的或主要的地位。笔者以为:第一,以党史研究为重点意味着党史工作要在人力安排上使党史研究工作处于重点位置,即在党史研究上安排的人员相对要多,且人员的素质相对要强;第二,在时间安排上使党史研究工作处于重点位置,即在党史研究上安排的时间相对要长;第三,要使党史研究工作具备“研究”的特点,要注意给研究人员征集资料的时间、研究课题的时间、思考问题的时间、写作的时间乃至对写作稿进行修改的时间,同时在工作环境、工作条件方面(包括经费、接受培训等等)给予研究人员足够的支持;第四,不要求党史研究工作具有“突击”的特点、“跨越”的特点,因为研究工作(包括资料的收集整理及征集工作)需要字斟句酌、稳扎稳打;第五,要在党史研究人员中提倡“十年磨一剑”的精神、提倡“板凳甘坐十年冷”、“面壁十年图破壁”,反对浮躁、摈弃功利,提倡无私奉献,提倡在党史研究上“沉下心、沉下身、沉下力”。

      “以党史研究为重点”既是指导思想,又是工作方法。我们必须防止在党史工作上远离重点、漠视重点、轻视重点,防止“口惠而实不至”,防止“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

    二、党史工作须要重点突出、统筹兼顾

      习近平副主席2008年12月23日在听取中央党史研究室工作汇报后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党史工作要“坚持突出重点、统筹兼顾”。习近平同志所言“统筹兼顾”,指的是党史部门要在党委的领导和支持下,统筹全社会的党史工作,要“统筹兼顾”党史宣传工作、“统筹兼顾”党史资政工作。亦如欧阳淞主任所说:“与此同时,党史研究室是各级党委主管党史业务的工作部门,工作内容涉及党史的各方面工作,而不仅仅限于党史研究一个方面。按照部门性质和工作职能,各级党史研究室都要在研究的基础上,全面做好涉及党史的各项工作,为中央和各级党委当好管理党史业务的参谋和助手,确保完成中央和各级党委交办的有关任务”。“全面履行好两方面的基本职能,是党史部门的性质决定的,也是党史工作实现科学发展的必由之路。”

      那么,党史工作在突出“以党史研究为重点”的前提下,具体要统筹兼顾哪些工作呢?大体上要统筹兼顾的应该是党史咨询工作、党史事件和人物的纪念活动、党史宣传教育工作、党史图书和影视作品的审读审看及策划工作、党史遗址的(参与)保护和党史纪念场馆的指导工作、对红色旅游的指导工作、党史业务指导工作以及党史、革命史学会等群众团体的指导工作等等。

      笔者以为,“统筹兼顾”工作的核心是“统筹”,这里有协调、协助、策划和借力的内涵,有充分发挥各职能部门特长的内涵,“统筹”就不是单枪匹马、独闯天下或曰包揽天下。譬如讲党史资政工作,资政就是做有益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和执政基础之事,资政职能政协有、政研室有、发改委有、民主党派有、群众团体也有,党史部门的资政工作只是部门资政工作的一个部分、一个子系统。党史部门的资政只能是以史资政(党史正本及其他党史著作是党史资政的主要实现形式,以党史研究为主的工作最终多出、出好党史研究成果,就是党史部门主要的、最实际的资政工作。资政报告当然是党史资政的一种形式,但它只是党史资政的形式之一,且非主要形式)。党史部门资政的特点是“鉴于往事,有资于治道”。党史部门的资政样式和资政功能,不能代替其他职能部门的资政样式和资政功能,即便其他部门的资政工作与党史有联系或交叉,党史部门对这类资政工作也只是“统筹兼顾”、是协调、协助而非替代;譬如讲党史宣传工作,党史部门当然要“统筹兼顾”,当然要尽其所能搞好党史宣传(比如编辑并出版好党史书籍、办好党史刊物、办好党史网站,比如开展力所能及的党史纪念活动,比如党史舆论的引导和回应工作,比如革命遗址的普查和宣传工作等),但讲党史课主要还是教育部门的职责,拍党史题材片主要还是影视制作部门的职责,普及性党史宣传主要还是各级党委宣传部门、文化部门和诸类媒体的职责,党史部门的职责是“统筹兼顾”,是协调、协助、策划和借力,而不是大包大揽、亲力亲为。大包大揽、亲力亲为的结果,既做不了(因专业职能、人力、时间不足),也做不好。

      应由党史部门“统筹兼顾”的工作固然是重要工作,也是党史部门的职责所在,但这些工作并非党史工作的“重要基础”,也非党史工作的“关键环节”,对此,我们理应持有清醒认识。

    三、如何认识党史工作的“根本任务”与“工作重点”

      许多同志近些年来对“资政育人是党史工作的根本任务”这一点津津乐道,并以此为依据,搞了大量的资政工作(其中立足于史的资政工作并不多),也搞了大量的育人工作(比如拿出党史室的主要精力去拍党史题材影视片等,比如出动党史研究室的主力研究力量去组织群众性红歌竞赛等等)。资政育人确为党史工作的根本任务,党史研究室拍摄党史题材影视片之举也是值得肯定的,党史研究室组织红歌赛、党史知识大奖赛等也是值得赞誉的,从一定意义上说,这些工作也是党史部门的职责所在。问题是,如果把主要力量投放在这里,党史研究这个重点工作还做不做?由谁去做?

      何谓“根本任务”?根本任务应该是终极目标,应该是价值取向;何谓“工作重点”?“工作重点”就是实现“根本任务”的操作重心、是实现“根本任务”的主要操作内容。

      党史研究室当然要做好资政工作,但是,党史研究室的资政工作:第一,必须是立足于史的资政工作,其他资政工作不在“党史资政”范畴(笔者见到许多党史部门的资政报告,实际上是应该由政研室、发改委或其他一些专业部门所提供的报告);第二,党史研究成果(含党史正本、其他党史著作、党史刊物等)本身就是党史资政的主要实现形式、主要抓手,而当前许多同志却在“骑驴找驴”,整天挖空心思去找那些与党史不沾边的资政课题。事实上,党史研究课题本身就是最重要的党史资政课题;第三,没有以党史研究为基础的党史资政工作无异于水中月、雾中花,实属可望而不可及之物。党史资政,就是以党史研究成果为依托的资政。如果没有党史研究成果,党史部门何以资政?第四,资政报告、资政建议等资政形式确为党史资政的好形式之一,但它们只是党史资政实现形式的一小部分,将其作用人为放大,无异自寻烦恼、作茧自缚。

      党史研究室当然要做好育人工作,但是,党史研究室的育人工作:第一,必须是立足于史的育人工作,其他内容的育人工作不在“党史育人”范畴;第二,党史研究室成果(含党史正本、其他党史著作、党史刊物等)本身就是党史育人的主要实现形式或曰主要抓手;第三,没有党史研究成果为基础的党史育人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党史研究室的党史育人工作,其重点在于多出党史研究成果。而普及性的党史宣传工作、党史成果的转化工作党史部门当然也要做,但这不是党史研究室育人工作的重点。党史研究室的普及性党史宣传工作、党史成果的转化工作,主要应该依靠各职能部门,党史研究室只是协调而已、组织而已、统筹而已。比如党史基础性教育,党史研究室当然也应该做,但主要还应由学校去做;比如普及性党史宣传,党史研究室当然应该做,但主要应由各级党委宣传部门、文化部门和诸类媒体去做;比如影视类形式的党史宣传,党史研究室当然也可以适当做一些,但主要应由各类影视制作部门去做。每个职能部门都有自己独特的职能和分工,党史研究室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大包大揽。

      党史工作服务党的中心工作、服务党的工作大局是对的,也责无旁贷,但服务中心、服务大局不能忘记了自己的工作重点、不能忘了自己独特的服务的实现形式。如果,让以党史研究为重点的、人员有限的党史部门整天去拍影视片、整天去组织红歌大赛、整天去讲党史课,那么,党史研究这个重点谁去做?

      一言以蔽之曰:党史工作应切忌浮躁、切忌搞“大跃进”、切忌“四面出击”,因为,丢掉了以党史研究为重点,把党史研究这个重点变成轻点,实现资政育人根本任务就是一句空话,服务中心、服务大局也是一句空话。

    四、党史工作须要从实际出发

      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是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是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活的灵魂,也是科学发展观的活的灵魂,其实也应该成为党史工作的活的灵魂。《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史工作的意见》中有这样一段体现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的要求:“不同层级党史部门的职能和任务可以从实际出发,有所区分,有所侧重。”

      笔者以为,中央《意见》中的“可以从实际出发”,应该指的是第一,要从党史部门所处的层级出发(中央室、省室、市室以及县室的层级是有区别的);第二,是从党史部门的人员规模和人员素质出发(中央室近200人、省室一般在40人左右、市室一般在20人左右、县室一般在5人左右,要求各级党史部门做同样多的工作、做同样深度的研究,显然不妥);第三,是从地区党史资源的特点出发(因地区党史资源的特点不同,各地党史室的工作侧重点也是有区别的);第四,是从党史部门工作任务的时限特点出发(党史研究工作不能搞突击、不能搞“大跃进”,资料工作、研究工作和写作工作都需要平心静气、稳扎稳打、用时较长。在一定的时间段内,党史部门的工作成果不是越多越好,也不是越快越好)。

      从实际出发,就是要求各地党史部门要因地制宜、量力而行、扬长避短,做自己能做好且能做得了的事,而不是一刀切地提出工作要求或工作目标。

      要而言之,党史部门既要牢记根本任务:“资政育人”;又应明确根本任务的实现方式:“突出重点,统筹兼顾”。

      根本任务是“岸”,实现方式是“桥和船”。离开了“桥和船”,抵达彼岸就成了空话。

     

    单辉同志系中共厦门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市委党史新闻发言人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