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资料 > 史料荟萃 > 正文
  • 昼夜兼程送情报
  • 2015-01-29 来源:《厦门革命遗址上的故事》 作者:王敬和
  • 王敬和曾是19496月成立的中共(闽中)同安县新三区工委的交通组长。新三区的范围是现在厦门市的集美区、海沧区,以及现属龙海市的角尾、同安区的潘涂等地区。

    在白区开展地下斗争,交通线是上下级党组织之间联络的重要渠道。只要党组织下达了任务,不论白天黑夜,不管狂风暴雨,纵使有千难万险,都要按时完成。

    在王敬和的记忆中,他所经历的最紧急、最艰难的一次交通任务是在19499月中旬。根据泉州中心县委和同安县工委的紧急通知,解放军十兵团第31军的一支部队,已经从安溪、长泰进入同安边境,驻扎在与长泰县交界的大岭村双口宫,区工委要立即派人同部队取得联系。是日早晨8点钟,王敬和与中共(闽中)厦门工委委员李永裕接受了这个任务,立即出发前往双莲旗山脚下的大岭村,中午1230分到达目的地。哨兵带他们去见部队领导孙参谋和隋连长。李永裕将新三区情况及厦门的敌情向两位领导作了详细汇报。孙参谋和隋连长十分满意,要求工委尽快弄到厦门敌人军事防御图,以及几只夜间使用的夜光表。王敬和与李永裕返回新三区机关时,已是夜里8点。这一天共跑了80华里,十分疲劳。他们吃饭后洗了一个冷水澡,心想可以美美地睡一个好觉了。

    可是半夜里,集美交通站送来一份紧急的情报:驻扎在集美的国民党陆军第5军第200师将派一个连的兵力到后溪“扫荡”。原来,这个师前几天派一个班到后溪派粮派款,要派船运载。我游击队“热情接待”,派人驾船送他们回集美。船在杏林湾突然翻了,11个国民党兵葬身鱼腹。敌人恼羞成怒,决定派一个连到后溪实行报复。集美交通站获取情报之后,星夜派交通员通报。工委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作出应急措施。新三区工委给王敬和的任务是在天亮之前,赶到大岭村向隋连长汇报,请求派兵救援。

    李永裕知道王敬和白天跟他跑了80华里,要再跑80华里,担心王敬和吃不消。王敬和当年22岁,年轻力壮,而且也只有他知道这条山区交通线。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党的任务是义不容辞的,而且也是交通员的天职,再困难都要克服。王敬和提出夜间行动要多派一位同志随行,给两支手枪,保证天亮前完成任务。于是,工委决定派黄长芳随他去,交给他们两支手枪。他们俩于深夜12点出发。夜,黑沉沉的,万籁无声。一时许,他们走到下浯,天气突变,满天乌云,狂风大作,雷电交加,倾盆大雨把他们淋得像落汤鸡。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借着雷电的闪光,他俩猫着腰继续前进。走到一段弯弯曲曲的田间小道时,路窄地滑,坎坷不平,想要快走,越急越跌跤,一连好几次摔倒,满身泥浆。黄长芳打趣地说:“天上哗啦啦,地下滑溜溜,狂风暴雨夜,鬼来也见愁。”过了西井,到了顶许,雨终于停了。此时,已经是夜里2点钟了。他们俩十分警惕,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忽然发现前方有两个人影。王敬和二人判断,这样恶劣的天气出现行人,不是特务,就是土匪。于是,“咔嚓”一声,立即把子弹推上膛。这个声音传到对方,两个人影急忙躲进公路左侧的一个坟堆里。王、黄二人趁此机会,来一个回避战术,从公路右侧拐进小路,进入一个荒冢坟场。看对方没有动静,他们才继续朝双岭溪走去。因为下了暴雨,山洪暴发,前面一条小溪水流很急,深浅莫测。时间已经是三点半,不能停留。他们判断溪面宽的地方必然水流较慢,于是便选择溪面宽的地方,手挽着手,慢慢向前移动,花了15分钟才走过溪去。爬上一个坡,就看见远方一片茂密的森林,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地——大岭村。

    在哨兵的引导下,他们来到孙参谋住的地方。孙参谋从睡梦中醒过来,认得是王敬和,立即起床。他见两人全身湿透了,连声说:“同志,辛苦了!”王敬和也顾不得客气,把紧急的情报、工委的交代,一清二楚地汇报了。孙参谋打起一盏马灯,拉开军事地图仔细查看,然后叫醒隋连长,把情况向他汇报,这时已经是早晨五点半了。隋连长通知炊事员做两碗面条给王敬和二人吃,让他们吃完后先回去,让工委放心。随后,王敬和与黄长芳二人也顾不得疲劳,立即返回新三区工委机关。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