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资源 > 纪念场馆 > 正文
  • 厦门大学鲁迅纪念馆
  • 2015-04-20 来源:《厦门革命遗址上的故事》 作者:问真
  •  

    厦门大学鲁迅纪念馆位于厦门大学集美楼二楼。19269月至19271月,鲁迅在厦门大学国文系任教。为纪念鲁迅、学习鲁迅,厦门大学于1952年在集美楼二楼原鲁迅在校任教时居住过的房间创设了该纪念馆。

    鲁迅在厦门的生活和战斗

    192694日,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伟大的思想家和革命家鲁迅,应聘担任厦门大学国文系教授兼国学研究院教授。1927116日,鲁迅辞职离厦到广州中山大学任教。鲁迅在厦大仅仅生活、战斗了130多天,但却在厦大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给革命师生留下了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

    鲁迅在厦大开设《中国文学史》和《中国小说史略》两门课程,每周共5个课时。鲁迅讲课材料丰富,精辟新颖,生动有力,使青年学生耳目一新,深受学生们欢迎。厦大学生本不多,文科原只有十几个必修生。但鲁迅的课总是座无虚席,不仅国文系的学生全部都来听,英语系、教育系、法科、商科、理科的学生,甚至助教和校外的报社记者编辑也都来听。没有座位,许多人就倚着墙壁,靠着窗口听。

    在繁忙的教学之余,鲁迅还奋笔疾书,进行“韧”的战斗,写下了大量作品,完成了几部书稿的编辑校订工作。如《旧事重提》中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父亲的病》、《琐记》、《藤野先生》和《范爱农》,《故事新编》中的《铸剑》和《奔月》等,都是在集美楼上的卧室里,深夜伏案秉笔的结晶,共达17万多字。

    鲁迅以他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精神和愤世嫉俗的高尚人格,赢得广大青年无比的崇敬和爱戴。当时的“学者”、“教授”总是西装革履,长袍马褂,衣冠楚楚,派头十足。鲁迅却是衣着简单、朴素,他身穿褪了色的灰布长衫,脚着胶底布鞋,朴实可亲。“他没有一点架子,也没有一点派头,也没有一点客气,衣服也随便,铺盖也随便,说话也不装腔作势……”。由于他的衣着朴素,还引出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他到厦门第一次拿到薪水,带上一张四百元的支票步行到市区银行兑款,银行出纳竟爱理不理地说:“你叫鲁迅自己来领”。鲁迅回答“我就是鲁迅”时,经理还不客气地盘问:“你就是周树人?这张支票是你的吗?”鲁迅“吸了一口烟,还他一个白眼,一语不发”。“他连问了三次,先生也连吸了三口烟。那张支票到底在无言的抗议中兑现了”。有一次,厦大校长林文庆召集开会,决定裁减国学院的经费。会上有人对裁减经费有异议,林文庆就摆起老板的架势说:“学校的经费是有钱人拿出来的,只有有钱的人,才有发言权!”鲁迅听了怒不可遏,他愤然站起,从衣袋里掏出两个银角,“啪”的一声扣在桌上,正言厉色地说:“我也有钱,我有发言权!”搞得林文庆十分狼狈,只好尴尬地赔着笑脸,慌忙结束会议。

    鲁迅来到厦大,给革命青年学生以巨大的支持和鼓舞。厦大的党组织和革命青年对鲁迅极其敬仰和尊重,寄托着很大的希望。厦大党支部书记、教育系学生罗扬才,经常看望鲁迅,给他带去北伐战争和工农运动的胜利消息。罗在向上级党组织的报告中,多次提及鲁迅在厦门大学的情况。许多文学青年和进步学生也经常到鲁迅住处看望、求教,争取鲁迅的指导和支持。鲁迅总是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给予他们大力支持和悉心指导。

    鲁迅对青年的关怀和培育不仅是在文学事业上,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思想上。他号召青年学生要勇于做改革社会的“好事之徒”。他说:“我以为今日之中国,却欲好事之徒之多。盖凡社会一切事物,唯其有好事之人,而后可以推陈出新,日渐发达。”

    19268月,集美学校发生了罢课风潮。鲁迅到厦大后,罢课学生通过罗扬才邀请鲁迅到校演讲,支持学生罢课。鲁迅的演讲给予罢课学生巨大的支持和鼓舞,使风潮越发高涨。

    鲁迅原计划到厦门大学任教两年,聘书约期也是两年。但是到校不久,他便发现厦大的“污浊”。厦大校长拼命鼓吹尊孔,而“胡适派”、“现代评论派”的几位教授也同鲁迅针锋相对。整个厦大既崇洋、又复古,对鲁迅等多方排挤打击。因此,他不得不决定一个学期未满便辞职去广州。

    19261231日,鲁迅正式提出辞职,宣布与厦大脱离关系。消息传来,青年学生们无不感到震惊,对学校当局表示愤慨。一个挽留鲁迅的运动,立刻在厦门大学掀起。鲁迅婉言解释,去意已定,不可挽回。

    苏州轮向着南方破浪前进,鲁迅又开始了新的征程。而他在厦门大学130多天的生活和战斗,却永远铭刻在厦门大学的史册上,放射着耀眼的光芒。

    (问真)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